梁尘_

站内请不要转载谢谢!
这里梁尘,来扩列嘛~
全职/恋与/凹凸/阴阳师/包括一些其他我暂时想不起来的都有概率掉落,简单来说就是墙头比较多
想找我玩的小可爱可以私戳
学生党学习比较忙所以写文看缘分,嗯。可以说是个很佛系的少女了。
写字画画写文刻章摄影手帐啥的都会一点但不太擅长,也欢迎仙女们一起讨论啦。
比心(⑉°з°)-♡

【李泽言x你】雪夜

暂时be注意_(:з」∠)_
会有后续的后续还会很甜
但是这篇小小虐一下
ooc注意,有私设
不介意的话下面开始√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时近年关,你和李泽言的工作都是一天比一天繁忙,连着三五天,两人除了工作汇报几乎难以见上一面。
  时常你加班到深夜,独自回家时面对的就是已经熟睡的李泽言。但他似是比你更加繁忙,更多的晚上,你回到家,只能一人在空荡荡的床铺中入睡。
  多少个寒冬的清晨,你醒来时,身侧正解的床铺像是从未有人来过。除了早晨扣在保温饭盒里的一份早餐,李泽言似乎在你生活中销声匿迹。
  


  周五,是你们在一起两周年纪念日。
  “李泽言!明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!可以空出来留给我吗?”周五凌晨,忙完工作的你回到家,拍了拍熟睡的李泽言。
  “明天?”李泽言被你叫醒,有些不舒服,但看得出是耐着性子和你说话。“又回来这么晚,现在已经一点了。”
  “啊是吗?哈哈哈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。那就是今天晚上?早点回家啊好不好!”你在他身边躺下,声音越来越低。
  “好,我尽量安排。”李泽言翻了个身,发现你已经睡着了。他伸手抚平你紧紧皱着的眉,轻轻在你额头落下一吻。
  


  傍晚的天空泛起红霞,耀眼的像是闪着火光。你拎着大大的纸盒,满怀欣喜却步履蹒跚的走向了小店。
  你早已与蔡叔串通好,拿到了sovonier的钥匙,把这里偷偷摸摸的布置好了。
  


  打开店门,一室冷清。
  你毫不在意,走到桌前,把手中大大的纸盒放在大桌正中央。空调使周围的空气渐渐开始变得和暖,你脱下风衣外套,挂在大门口的衣架上,“啪”的一下摁亮客厅的吸顶灯,暖洋洋的黄光给房间里平添了几分生气。
  厨房中你的身影开始忙碌起来,冰箱里早已准备好的食材在你手下变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。
  一个人生活很久,加上后来和李泽言在一起这么多年,你自己下厨的手艺是突飞猛进。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饭菜就出了锅,一并摆在桌上。
  


  手机铃声响起的恰到好处,你欣喜的坐在桌前,接起了李泽言的电话。
  “喂,怎么啦老李。”
  “啊。哦……好好,嗯,那好吧。”
  短短几句话功夫,你嘴角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你打开壁橱,拿出纱网撑开把烧好的饭菜都罩在里面,把大纸盒装着的蛋糕塞进冰箱,坐在沙发上。膝头的笔记本发着淡淡的光,键盘声不停的响着,你突然觉得有些乏味。
  


  八点了。
  等待的期间你给李泽言办公室打过三个电话,原定的六点就回家也是硬生生被拖到八点,甚至于现在八点了,你还是一个人在等着,冷冷清清,没有一点动静。
  你忍不住给李泽言打了第四个电话。
  很多年以后的你每每想起,心中总止不住的后悔。再有一次机会,你一定会在家里呆着不给李泽言打这最后一通电话,哪儿也不去,就在家里,等他回来。
  电话通了。
  “喂,李总在吗?”你给他办公室打电话一向是小心翼翼。
  “您好,请问您是?”电话换了一个慵懒的女声,你一下子懵了。
  “我是悠然,请问李总在吗?”你不由得放慢了语速,一字一顿的说。
  “嘻嘻嘻”对面突然笑起来,你的心一凉。“原来是李夫人啊,李总早就下班了,根本没在办公室呢。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,泽言不需要留下来加、班、的哦。”
  “还有什么事吗?没事我挂了啊~”女孩子的声音在电话中轻轻的,在你耳中却如一道惊雷。
  你愣愣的,恍了神。
  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,你已经背上包走了出去。
  


  你不知道李泽言去了哪里,甚至你一路向华锐跑着一路给李泽言电话,电话里都只有一句冰冷的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。
  李泽言骗了你。
  


  你快步经过街口的商场时,看见了李泽言。
  你确认那是李泽言,你怎么可能会认错他。
  可你却不知道站在他一侧的女人是谁。他从一家珠宝店里走出来,领着一个小巧的袋子,那个女人跟着他,他们走向了你的方向,却是回家打反方向。
  他和那个女人有说有笑的样子,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  你转过身,试着最后一次给泽言打电话,还是关机。
  你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  


  寒冷的冬夜飘着雪,你独自走着,这才感觉到冷。
  你冲出点门的时候只穿着一件薄毛衣,外套还挂在架子上,可你已经走出这么远了,实在不想折回去,便瑟缩着继续向前,向手上哈着热气,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。
  你早就在害怕了,可是没想到,这一天,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,甚至你还没有想好要和李泽言说些什么。
  说些什么呢?其实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  和李泽言在一起本是你想都不敢想的,在一起以后你更是担惊受怕。他是华锐少年成名的总裁李泽言,而你只是个不知名的小制作人,没有人看好这样的爱情。李泽言向你承诺,你自然也相信他,但缺乏安全感的你是如此的敏感多虑,却偏偏是被李泽言忽视的。
  既然注定无法相守,不如就这样分开吧。
  你倒不是怀疑李泽言或是怪罪他,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。
  你找出大衣披上,拖着小小的箱子,那里装着你全部的东西。
  从此,不过是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  李泽言,再见。
  


  雪夜里旅行箱轮子吧嗒吧嗒的在人行道上响着,你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,另一边,李泽言凝视着你离开的方向,攥紧了手又松开,终于蹲下身,双手环膝,低下了头。
  李泽言眼眶泛红,手中紧紧捏着一个小小的方盒。
  差一点就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,只可惜你最终还是放弃了我。
  这就算是,分开了吗?
  


  大雪纷飞。你一头跑回原来自己一个人住的小公寓,望着桌上和李泽言的照片,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。
  那就再见吧,我亲爱的,李泽言。
  再也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 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这里梁尘多多指教
希望你喜欢
后续正在赶制
欢迎评论区讨论后续剧情
爱你们~啾咪

【雷安】逆光

深夜激情摸鱼  
是一个早就想写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写了的设定
将军雷x戏子安
鬼知道会不会有后续【肯定没有别指望了
ooc预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周围是十分压抑的黑暗。

  不大的房间里,也许都算不上房间,只有一张充当床的草席,和一些干草铺在角落里。一张木凳看起来很旧,一碰就会随着吱呀吱呀的响声摇晃。

  房间里唯一光的来源,就是近三米高的石墙上的那扇窗。
  


  安迷修从梦中醒过来,眼前是和梦中几乎重合的景象。空气中的阴湿和霉味让他有些排斥。他感受了一下周围,发现自己的头靠在他背后的青石墙上,双手被铁链扣住,有一定的长度但还是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。

  安迷修苦笑,又闭上了眼。他不知道身处何处,却明确的察觉了这些人的目的。而又让他困惑的是,与他同时被抓的邻居去了哪里。如果他们已经死于非命,那他,安迷修,在这里,又算什么呢?

  他不怕苦,不怕流离失所。他从小就是孤儿,与他的师父相依为命。师父在教会了他所赖以生存的一切后安详离世,他却在战乱之中独自一人,连栖身的地方都没有。但多年战乱,他也挺过来了,直到今天。

  安迷修不指望像以前太平盛世那样生活,平静而美好,偶尔会因为琴弹的不好被师父训斥,之后又是笑嘻嘻的引来新的一天。突如其来的战争打破了所有的和平,而在战争开始的那一天,他就知道,迟早落得这样的下场。

  追忆往昔的时间过得很快,他回过神来时,却被光刺的几乎睁不开眼。安迷修双眼眯成一道缝,看见了这黑暗的地牢中第二个光源。

  一个穿军装的青年提着灯,眼神戏谑的望向他,轻笑一声。

  “呦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梁尘多多指教
望喜欢

【原创】明

一篇小小的原创
小学生作文水平
女主林望舒,男主顾曦和
非常非常短,文不对题
也是BE三十题的第三题,终其一生的单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林望舒是家里的小女儿。
  家里往上数有四个哥哥,到母亲年纪不小时才生了她这么个女儿,一家人对她百般宠爱,生活美满。
  小女孩儿从小就出落得惹人喜爱,到了十四五岁更是显得亭亭玉立,落落大方,一曲琵琶惊动四方,上门提亲的贵公子不在少数,偏偏都被她回绝了。
  其实望舒早就有了心上人,但偏偏,那是她这一生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。
  终其一生,可念而不可说,可触而不可得,因为望舒自己也知道,她的爱从头至尾都是错的。
  
  她眼中心上的那个人儿,是当今皇上的四弟——东王顾炎家的二少爷,顾曦和。
  陆家原是朝廷名将出身,带兵驻守边疆,忠心耿耿,至死不渝。家族战功显赫,人人以此为荣。
  变故出现的那一天,匈奴来犯,镇守的士兵英勇杀敌,血流成河,终是抵挡了来势汹汹的外族军队。令人惊异的却是,朝廷紧接着传来的,是望舒的爷爷陆将军陆博宇反叛,陆家勾结外族势力妄图谋反的消息。
  举世皆惊。
  而这一场闹剧的始作俑者,正是东王顾炎。皇上怯懦,对陆家本就心怀忌惮,更是借题发挥,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曾再有,一家上下六百多人全部被迫害,只剩下望舒的父亲苟且偷生。那天,家中最小的儿子与好友同游去了外地,硬是被一家人瞒了过去没有被找到,当他回到老宅面对这一切时,仅仅是个十二岁的孩子。
  他就是林望舒的父亲,林萧,原名陆良寻。
  
  望舒从二哥口中听闻这一切时,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  后面的故事她也可想而知。无非是父亲改名换姓,拼命学习,博得了当今天子的赏识和青睐,才在朝廷站稳了脚跟,换得了如今的生活。
  二哥再后来问起望舒有没有心上人时,林望舒只是轻轻摇摇头,不说话。二哥看出她的为难,便不再追问。
  
  在望舒眼中,抛却一切恩怨,那顾二公子是整个京城最优秀的公子。高挑不显细瘦,温和不显油滑,青丝高高束在脑后,眉眼如画落着星辰。她有时扮作普通人家的丫头走在街头,瞥见走出王府的顾曦和,他朝她一勾嘴角,万千山河都失色。
  她不明白,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家族恩怨要强加到她的身上。但她明白的是,她永远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,那就是相当于背叛了整个家族的牺牲。
  终其一生,这都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。
  
  “小舒,遗憾吗?”很多年后,东王次子娶妻。喜宴当晚,知道了真相的二哥笑着开口。
  望舒只是摇头,笑着,笑着,眼泪自眼角无声的滑落。
  从小望舒只以为,只要有爱,没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人。她把满腔爱意交与他,等到她知道这一切都错了的时候,早就来不及了。
  她丢掉的,是一颗心啊。
  
  曦和为日,望舒为月,月光因日而皎洁。
  曦和是她生命中的光,却也是他的劫。
  终其一生,日月相逐,永不相见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这里梁尘多多指教

【邱蔡】少年游

文题关系不大
BE预警
半架空有私设
主要是搞不太清楚游戏剧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我玩的是华山_(:з」∠)_
内容是be三十题第二题:反目成仇
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放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

  邱居新第一个见到的师兄,是那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。
  四五岁时的记忆是模糊的,只依稀记得那是少年一生中难得温柔的眉眼。
  “蔡居诚,”师叔的声音轻轻的响起。“过来,这是你师弟。”
  “邱居新。”他不太爱说话,只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  “你好啊,我是蔡居诚!”小小的蔡居诚笑着,眉眼弯弯,几乎感染了邱居新。他不自知的勾起嘴角,望着这个陌生的师兄。“请多指教。”
  

  蔡居诚天资聪颖,武当门内上至师长,下至弟子,无不认为蔡居诚无疑是下一任武当掌门。蔡居诚自知自己天子非凡,到也不恃宠生娇,是个讨人喜爱的二弟子。
  武当的课业绝对算不上清闲,但蔡居诚对待邱居新,那却是实打实的好。
     “邱居新,我跟你说!你师兄我可厉害了!我一定会是我们中第一个穿上忘尘衫的人!到时候你可是一定要全力支持我啊!”
  “有问题可以告诉师兄!师兄会帮你的!”
  “我会永远保护你!”
  蔡居诚课业空余带着邱居新练武时总翻来覆去的说着这些话,邱居新也不显得厌烦,听时脸上总带着浅浅的笑,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盛着星星。
  年少的蔡居诚要强却单纯,成天不管邱居新愿不愿意,硬是拉着小师弟把武当前前后后玩了个遍。邱居新不爱说话,总是蔡居诚说,邱居新听到认同时嗯几声,便不再说什么。蔡居诚愿意一直说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倒也不尴尬。
  蔡居诚很喜欢这个小师弟,百般照顾,两人的关系从初始的陌生成了形影不离的恍若亲兄弟一般的好。
  

  岁月如梭,光阴逝去,年复一年的平静日子就这样过去了。蔡居诚才华依旧,但看似平凡的邱居新却在众人中渐渐显现出惊人的才华。赏识的目光开始不断的转向邱居新,邱居新有望成为下一任掌门的呼声此起彼伏。
  当年扯着师兄袖口的小团子已经成长起来,成了玉树临风,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。在他不经意间,他过去熟悉的师兄眼神中多了一丝落寞和黯然。
  有什么东西,在他们之间,无声的破碎了。
  

  邱居新记不清了。
  什么时候,他开始看见他最亲最亲的二师兄眼中充斥着陌生的冰冷。
  什么时候,他的二师兄失去了留给他一个人的好脾气,桀骜不驯,对所有人都是如此。
  什么时候,本就不善言辞的他不再能和二师兄搭上话,哪怕两人迎面遇上。
  他不知道,邱居新不知道,邱居新不明白究竟是那里出了错误 究竟是因为什么,他不再能独享蔡师兄给他的独一无二的温柔。
  邱居新不会向别人一样时刻惦记着,被别的事情所困扰。他练武照旧,读书依然,只是怎么也抵挡不住午夜惊醒是心中的迷茫和无助。
  直到那一晚,蔡居诚讲明亮的剑直架在他的脖子上时,他明白了。
  

  一切都晚了。
  邱居新来不及反应发生的这一切。
  他甚至没有想到,这个人,会是蔡居诚。
  常年的警觉使他本能的回击。利剑出鞘,刀锋相击,金属相碰撞的声音和东西被扫落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,在寂静的夜中尖锐刺耳。
  守夜的人先是被惊动,紧接着全武当的人的注意力都被聚集到了两人身上。
  不幸就这样发生了。
  

  “师父!师父你看看我啊师父!我哪里不如他!我哪里不如他邱居新啊!为什么!凭什么啊凭什么……”蔡居诚在掌门出现的那一刻情绪几乎失控,却在掌门对他的罪过做出判决的那一刹眼泪决堤而出。
  跪在金顶下的蔡居诚哭到声音都沙哑,眼泪无声的宣告着命运的不公。
  他的声音消散在夜色中,却一下下刻在了邱居新的心上。
  原来,在你心中,我是这样的吗?一直以来,都是这样的吗?
  邱居新想找蔡居诚问清楚,他想揪着蔡居诚的领子,把他狠狠的抵在墙上问清楚,在他蔡居诚心中,邱居新,究竟算作什么?
  可惜他不再有机会了。不记得浑浑噩噩多久之后,传来的蔡居诚计划暗杀皇帝的消息。
  蔡居诚终于被逐出了武当,流落在外,消声匿迹。
  邱居新望着曾经那一次暗杀时剑尖挑破的袍子,陷入了回忆。
  

  在他邱居新刚来武当没多久时,蔡居诚常带着他四处跑,有次跑到后山去,看见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,两人就想着要把小猫救下来。蔡居诚跑在前头,邱居新跟在后面,回去才发现袍子被树枝挂了个一拃长的口子。
  蔡居诚心里过意不去,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把邱居新照顾周到。他主动提出拿回去替邱居新修补,第二天,邱居新就见到了整整齐齐叠在床头的衣服,抖开时赫然印入眼帘的是昨天划破的位置被细细的缝合在一起,压住针脚的位置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猫。
  那件衣服被邱居新仔细的照料着,如同那些其他的蔡居诚为他留下的东西。
  如今,这件衣服又一次被撕破了。
  就像他与蔡居诚的关系,由蔡居诚一个暖暖的笑容缝合,又被蔡居诚亲手用剑尖挑破。
  月光还是当年一样的月光,两人却各怀心思,天各一方。
  

  几十年后,当了很久武当掌门的邱居新听闻了蔡居诚的死讯。
  多难过啊,想说的一切他再也不会听见,想解释的误会他再也不会明白。蔡居诚带着对邱居新最深恨意与世长辞,空留邱居新一人。
  
  “掌门,何为大道?”武当这一辈依然人才济济,其中一人像极了当年的蔡居诚。
  不服输的眉眼,骄傲的小脾气,怎么都与儿时的蔡居诚如出一辙。
  “问心无愧。”邱居新目光遥远,不知望向何处。
  “何又为情?”
  “大道无情。”
  怎会无情?不过是你爱的人,满心含着对你的恨已经离去了。
  邱居新看着若有所悟的弟子,心中难免感伤。曾经那么好的两个人,怎么说分开就分开了呢。
  

  多年以后,武当掌门邱居新逝世,人们在他贴身的衣物中发现了一条叠的平整的手帕。手帕边缘有缝合的痕迹,像是从一整块布料上裁下的。手帕的中央,绣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猫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这里梁尘多多指教
欢迎评论区或私戳讨论
希望喜欢

【许墨x悠然】得不到的你

BE预警
ooc预警,半架空
很久没玩游戏了,剧情凭感觉在写……可能会和原文有些出入,请见谅
私设很多,勿较真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放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
  漆黑的夜。
  昏黄的灯光,刺骨的冷风,地面上落着一层薄雪。
  许墨照常穿着一件长风衣,在恋语市难得的雪夜里一个人走着,身影略显单薄。他走过的地面上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脚印,又很快被漫天飞雪掩盖。
  时近除夕夜,街道上各个店家都关门打烊了。天地间仿佛只剩他一人,却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又要向哪里去。
  
  不知不觉,他看见了不远处的那一棵香樟树。
  树叶仍青着,覆上了一层白雪。风吹得雪花簌簌落下,落得一地流光。
  恍惚间,许墨好像回到了初遇的那一年。
  “大哥哥,你是谁啊?”
  “大哥哥,你的画真好看!”
  “大哥哥……”
  八岁的许墨倚在树旁专注的画着画,闻声时回首,撞入眼帘的是他此生中遇见的第一抹色彩。
  女孩在阳光下站着,发梢被风吹起,眸中闪烁着他此生从未见过的颜色,摄人心魄。女孩嘴角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,许墨怔住了,只望着女孩,不说话。
  那一幕,烙印在许墨心里许多年。往后的十九年里,那是他记忆里唯一的色彩。
  
  许墨仍在雪地里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  一些事情总是那么的猝不及防。
  十九年后,他在研究所里,再一次遇见了她。
  她的马尾辫放了下了,柔顺的落在肩头。她还是那样朝他笑,扬起她嫣红的唇角。许墨一眼就认出,这是十九年前,樟树下的女孩,因为在他眼中,万物黑白,只有她有着斑斓的色彩。
  “许教授,您好……”她开口大方不胆怯,却透着生疏。
  她不再记得他了。
  
  悠然渐渐发现,她生活中与许墨的往来越来越频繁。
  “许教授,原来您住在这里啊,好巧。”
  “不必如此生疏,叫我许墨就好。”许墨失笑。
  “许墨许墨!最新一期节目你看了嘛?”
  “许墨许墨!你也太厉害了吧!”
  “许墨!你看到街角新开的甜品店了吗?”
  “许墨许墨!……”
  ……
  许墨本能的对这个小姑娘付出了加倍的关心。小姑娘很黏人,和小时候一样,一刻不停的像百灵鸟似的在耳边嚷着,许墨冷清的生活刹那间鲜活了起来,他有时甚至觉得,他身边的事物也在一点点恢复着色彩。
  
  去年除夕。
  那时的恋语市没有下雪,女孩下班后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香香软软的气息扑面而来,女孩抬起头,脸颊冻的通红。
  “许墨,我们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。”
  
  许墨记得,他第一次吻上小姑娘的嘴唇,软软的触感惊起他心中陌生的悸动。
  许墨记得,小姑娘工作遇到困难时伤心的和他诉苦,他伸手抹掉她冰凉的眼泪。
  许墨记得,他自父母离世后收到的第一个礼物,是小姑娘亲手打的一条歪歪扭扭的围巾。
  许墨记得,那天在水族馆,沉睡的女孩扯着他衣袖的一句梦呓。女孩的惊慌失措都印在他的眼里。
  许墨记得……点点滴滴,每分每秒,有她的时光。她与他相识,与他重逢,与他熟悉,与他相知,又与他相爱。
  许墨别无选择。他是Ares,他只能屈从于现实,尽可能的保护他,却眼睁睁的看着他,一步步一步步,义无反顾的走进他的陷阱。
  用温柔布置的陷阱,名为爱啊。
  
  许墨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这些感情。
  他拒绝着,他不愿面对这样的事实。他不想让他的女孩受一点点伤害,强烈的占有欲又让他无法将她推开,女孩信任着他,尾随他走向黑暗,走向深渊,走向泥潭而不自知。
  自责,愧疚,和占有欲在许墨的心中并存,但他无法选择。每当想起,他就像是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被生生挖掉,鲜血淋漓,痛彻心扉。
  许墨站在楼道里,凝视着对面紧锁的门,陷入了沉思。
  
  新年的钟声惊动了楼道的灯,暖光的灯光亮着,女孩的来电提醒显示在许墨的手机上许墨犹豫着,接起电话。
  “许墨!新年快乐!”
  “嗯,新年快乐。”
  悠然惊讶的发现,门外传来的声音和手机里的重合了。她拉开门,扑进了许墨的怀抱。
  “新年快乐,我好想你……”悠然把头埋在许墨胸口,声音闷闷的。
  “我也是。”许墨摸摸她的头,眼神不知看在哪里,冷冰冰的,透着寒意,深邃凝重。
  “快回去吧,穿这么少,别着凉了。”看向女孩时,眼中又恢复了往日的笑意。
  “好!晚安!”女孩踮起脚尖,在许墨脸颊上一吻,迅速跑回家去,消失在门后面。
  
  许墨眼里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,漆黑寂静,波澜不惊。
  “Ares,”黑衣人在他身侧出现,是询问的语气。
  “可以按计划进行了。”许墨冷冷的。
  “但是……”黑衣人正想开口,被许墨挥挥手打断。
     “我不想重复第二遍。”
  黑衣人了然,随即消隐在夜色中。
  
  明天一早,消息就会在恋语市的evloer中传遍。那时悠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已不敢想象。爱也好,恨也好,怀疑也好,厌恶也罢,许墨再怎么样,也没有一点办法把悠然永远留在身边。
  等消息传开,他就会彻底的和他的小姑娘站在对立面。她的身边有白起,有李泽言,有周棋洛,有千千万万支持她的人陪她战斗。
  许墨只有一个人。他的组织限制着他,挣不脱,逃不过。
  也罢,终究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啊。
  
  谢谢你,悠然,给我的生命带来了缤纷的色彩。
  谢谢你,悠然,让我体会到人间的温暖。
  谢谢你,悠然。
  我爱你,
  对不起。
  
  许墨的书桌上摊开着一个笔记本。摊开的那一页上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蓝蝴蝶。
  画家笔下的蝴蝶千姿百态,笼子里囚禁的蝴蝶却不再充满生机。等到画家终于愿意放走蝴蝶时,蝴蝶已经不愿意离开了,或者,换句话说,已经筋疲力尽,不再能离开了。
  蓝钢笔写下的字被水晕开,许墨清秀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,仔细才能辨认出内容:
 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谢谢看完全文的你!
欢迎评论区讨论
希望喜欢
这里梁尘,多多指教
比心

emmm
百粉快乐!贺文什么的…………
开个点文吧(^_^)
主要是没什么脑洞
惆怅
不打tag了随缘看见吧


《向死而生》的repo

今天!终于拿到本子了!!!!
开心极了!狂吹太太!!
本子rio厚实,颜色超美!
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喜欢了!
故事什么的……看一遍哭一遍(´;︵;`)
他们真好!
悄咪咪艾特一下 @安之若累

【男神x你】关于睡觉的那点小事儿(下)

这里梁尘多多指教~
本篇包含新杰乐乐小周和翔翔
叶喻王黄请戳主页上篇
ooc注意_(:з」∠)_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【张新杰】
  你睡觉的时候姿势总是有点……别扭。
  张新杰对于你的睡姿也是见怪不怪了,每天晚上都要看着你抖开被子,把自己裹得紧紧的,两腿几乎蜷在胸口,双手也抱在一起,近乎缩成一团。
 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,但是……
  我为什么睡觉的时候会把手垫在枕头底下啊!你常常这么想。因为你睡姿的问题,你早晨醒来经常不是落枕就是腿抽筋要不然就是扭着腰了,浑身都疼的爬不起来。
  “睡觉最好不要朝左边睡,对心脏不好。手拿出来,压着对血液循环不好,会麻的。”
  你也是很绝望了。你都知道啊!但是改不了啊!
  后来张新杰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睡在你左边抱住你,你靠在他怀里坏毛病也改了不少。
  “你为什么一定要睡在这一边啊?”有时候你会问他。张新杰总是笑而不语。
  ——《这样你就睡在了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》
 




 
  【周泽楷】
  你很好入睡,但睡眠一般很浅,一有动静就醒。有时候睡了一晚上没睡好早上醒了觉得像是一夜没睡,还是困的不得了。
  周泽楷是无意中发现这件事的。他有一次晚上起床找水喝,才刚一只脚小心翼翼的落了地,就听到你那边有动静,回头就对上你一双满是迷茫的眼睛。
  他有点心疼你,到了点温水回来给你喝,轻轻拍着你的背。“晚安。”他说。
  后来每晚睡觉前他总会给你温一杯牛奶,让你去泡个热水澡,帮你揉揉肩膀,试图改善你的睡眠质量,但一直效果不大。
  有天晚上你被惊醒,抬眼看见周泽楷端着笔记本,上面记了一大堆怎么改善睡眠质量的小方案。你笑着戳了戳他:“小周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吖。”
  他没有说话,在你额头落下一吻。
  只记得那天晚上你睡的格外安稳。
  ——《因为……喜欢你……(⁄ ⁄•⁄v⁄•⁄ ⁄)》
 






 
  【张佳乐】
  你有时候会熬夜,工作做完之后你躺在床上,凝视着张佳乐的睡颜。
 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这么好看。你想着,悄悄在张佳乐的眼角亲了一下,又作死的扯了扯他落在颈见的小辫子。
  “唔……别闹”张佳乐迷迷糊糊的,没有睁眼,在微弱的灯光下抖了抖睫毛,抖落一片阴影。
  妈妈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!这么撩!你胆子慢慢变大,右手揽过张佳乐的肩膀,左手从他胸口开始一路点火,全然没有发现张佳乐已经醒来,眯着双眼,微笑地看着你的一举一动。
  感到右手手腕抓住时你才反应过来,看了张佳乐一眼。他感受到你的目光,故意舔了一下你的指尖,你本能地想要缩回手,却被他顺势拉入怀中,在你锁骨上轻咬一口,你一惊,触了电似的抖了一下,却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了。你眯着眼,突然有点怂。
  他捏了捏你腰间的软肉,笑着说:“叫你早点睡觉你非要玩火,现在后悔了吧。”
  ——《媳妇儿天天想着吃喝玩♂乐》
 





 
  【孙翔】
  你很容易失眠,但是一旦睡着了就不太容易被吵醒。
  有一次你怎么都睡不着,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,活活把睡在一边的孙翔给闹醒了。
  “你怎么还不睡觉啊?”孙翔有点起床气,说了你几句。
  “啊对不起啊吵醒你了。”你有些委屈。
  “哦……你是睡不着吧,失眠了?”孙翔很快反应过来你不舒服,立刻对刚刚的态度表示了抱歉。
  “睡不着的话……我们可以起来做一些别的事情啊?”
  ——《比如把你下周要交的新闻稿和设计稿写完?……哎呦媳妇儿你打我干嘛》
(其实我觉得按我理解的翔翔的脾气吧,蠢蠢的这种只有一点点,毕竟是个很有傲气的男孩子啊~但也一定会给心爱的小姑娘一个大大的抱抱吧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
欢迎评论区题建议讨论或点文!
希望得到小心心!
并且谢谢喜欢!【鞠躬】

【恋与x你】有超能力要学会好好利用啊

 内含白起and泽言
    脑洞大开遭扯的段子
    ooc注意
    希望得到小心心和评论
    评论区提建议啊讨论啊点文什么的都OK
    这里梁尘多多指教







      Ver.白起

  “白起白起!我们有时间去澳洲玩好不好!去看看那里的袋鼠,还有…………”

  “白起白起!我们找机会去英国好不好…………”

  “白起!你见过极光嘛?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由于节目经费问题,你们的节目总是用各种令人窒息的操作代替去各地取景,所以导致了你长期以来怨念满满,总是和白起无意识的提起这些事情。
  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手机铃声愉快的响起,你瞟了一眼来电显示。“喂?白起?”你十分惊奇地接起电话。

  “给你一个小时把东西整理整理,收拾一点换洗衣服,带两件防寒的厚外套,过会儿我来找你。”

  “哎!等等等等……干嘛去啊我们?”你还没反应过来,及时地问了他一句。

  “哦,没啥。”白起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眨了眨眼,支支吾吾的开口。“就是……嗯…………那啥……你不是想去看极光吗…………我就……就这是时候刚好可以看到啊……就带你去看看嘛,行程都定好了……”

  你一下愣在原地。“真的假的啊…………”

  你压根没有想到,平日里随口提提的事情会被他记着这么久。一个小时很快过去,等白起敲响了你家窗户时,你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。

  “白起啊……”你问他。“我们如果去挪威啊,你连我身份证都没有拿去过,你怎么订的机票啊?”

  “呃——”白起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。“那啥……我们不坐飞机…嗯,我……带你飞过去。顺路还可以看看其他地方,emmm……”

  居然还有这种惊险操作?(划掉)
  

  不过最终,他在挪威的冰天雪地里,悄悄带着你飞上空中,看着前方耀眼的极光时,你还是感动的要哭出来了。

  沿途多少风景,都与你一起走过。
  
  
  



  
  
  Ver.李泽言

  众所周知,李泽言的超能力是控制时间。

  啊,不过目前还只能暂停,不能前进倒退什么的。你可惜的叹了口气。

  有时候,你突然就理解了李泽言着看似开挂的人生。哪是看似啊?就明明是开挂了好吧?我要有这种超能力,我分分钟也能当华锐总裁好吧?这简直是一天当三天过都不止好吧?

  “那你也不行。”李泽言在一旁对你说。“你没脑子。”

  “去去去,谁说我没脑子啊!明明就有好不好。”你不满的反对。

  
  你就经常思考着李泽言的生活。多幸运啊,手上一堆公务,没关系,暂停时间慢慢处理;最近睡眠不足,没关系,暂停时间小憩一会儿;赶时间要迟到了,没关系,直接把时间暂停了,走哪都完全OK。这种能和有这种能力的他谈恋爱,对于你来说,简直是雪中送炭。不过……

  “泽言泽言!我……”

  “不行。想都别想。”

  “李泽言!你看你!大清早的!我马上就要迟到了!你赔我这个月全勤奖!”

  “笨蛋……”李泽言还是暂停了时间,送你去公司。

  这样画风奇怪的对话,没几天就会在你们家发生一次。不过,并不是每一次你都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  总之,你每次当他暂停了时间,你都觉得恍如隔世一般,十分的不真实。


  “李泽言!泽言!我们去玩摩天轮吧!听说在摩天轮最高的地方接吻可以……”你扯着他的衣角,对他喋喋不休的说着。

  “幼稚。”他嘴上这么说着,但你却看见他分明是眼角含笑的。

  傍晚,你们坐上摩天轮,看着天空一点点按下去,远处灯火又一点点亮起。第一圈时,李泽言对你的请求不闻不问,假装不知道。你也习惯了,可终究是有点沮丧。

  第二圈上升快到定断时时,你看见窗外突然燃起了烟花,又静止在半空。你诧异的去看李泽言,他背后是璀璨的烟花,眼中满是笑意,吻上你的唇。

  “这下心满意足了?”
  
  





  
  【许墨和你】(先用一下默认的梦境控制毕竟好久没玩几乎弃游不太了解剧情发展)

  他控制你的梦境预测隔天彩票中奖号码。

  发家致富的最新手段get√
  
 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【跪求许夫人不打】
        【我除了瞎扯还会干什么_(:з」∠)_】











这里梁尘~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~